您的位置: 塘沽信息网 > 娱乐

二十年代为艺术而艺术还是为人生而艺术的讨

发布时间:2019-11-23 21:31:46

二十年代为艺术而艺术还是为人生而艺术的讨论

2014年2月21日,曹庆晖教授在北京新保利大厦带我们一起回顾中国油画的四百年。一个半世纪前,西方文明强力撞开中国的大门。表面上看,中国社会的全面融合西方文明是这150年间的大势所趋;但当西方文明的灌入到达一个饱和点之后 即中国社会完全掌握西方文明要点之后 在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新一轮的中华文化同化异质文化、创造属于自己时代辉煌的鼎新过程,已经显出端倪。中国油画,就是中华文化开始同化西方文化的杰出代表。 在决澜社之后,还有一个中华独立美术协会,这是跟决澜社的倾向性是一样的,以欧洲近现代的艺术思潮作为一个学习引介的对象,这是一方面。这是他们的一些作品。当然这些作品往往成为今天学界研究和艺术市场当中比较跟进的东西,都希望能够找到。 其实在二十年代的时候中国的艺术界一直有一种争论,就是为艺术而艺术还是为人生而艺术的这么一个讨论,这个讨论一直存在。到了三十年代抗战爆发以后,为人生而艺术成为一个时代的要求,有民族感的一个基本的认识,一个认同的东西。所以说在抗战之后,抗战胜利以后徐悲鸿有一段谈话,谈话就是说他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消灭了大半可恶的欧洲国际画商,可以扩清西洋美术障碍。在徐悲鸿看,徐悲鸿对欧洲的艺术当中有他形成的一个看法,你称之为偏见也行,在他的头脑当中,他认为欧洲的艺术潮流、艺术思潮是由画商控制的,是由画商操纵的。因此他在写他跟徐志摩发生争论的时候,他最初的认识和看法就是我们中国没有这样的东西,他们这样的东西都是被欧洲国际画商操纵的,他们的工作量都很低,因为在欧洲画古典油画一画得好几个月,甚至大半年,后来现在的油画徐悲鸿认为三两小时就画一张画,工作量都没有,谈卖什么价钱呢。但是徐志摩给他的辩论当中就说在欧洲其实卖不了画的,至死也没卖画的就是塞尚,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们先不说。 在徐悲鸿看来抗战是写实主义抬头,因为抗日战争,抗战是写实主义抬头,这个话说得很有意思,也很有逻辑,就是一种艺术语言或者是一种艺术风格的革新并不是这种艺术语言和艺术风格本身怎么怎么样,它有一个条件和环境的问题,换句话说也不是说如果是抛开这么一个历史的处境来说,也不是说徐悲鸿我们登高一呼,大家都走写实主义就马上有那么多人跟过去,这是一个环境使然,就是客观的社会环境的变动促进的,是一个时代自身的一个选择。 我们看到这种现实关怀当中写实主义在徐悲鸿的脑子里边,只要你面向自然界的真实的状态,就可以称之为写实主义。所以说在他画的抗战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你会感觉到他好像是画了一个明星,他是画了一个抗战演绎的一个女豪杰叫王莹。 唐一禾画的女游击队员,这张画出来以后在当时受到了批评,就是他实际上对游击队的生活,他不可能有生活的。他就以一个模特或者是这个模特或者是来自于他周围亲密的人,他的夫人等等,他画一张模特给她背上枪、背上子弹袋,这就是游击队员了。在当时这样的画风,你会觉得艺术家的动机是好的,他希望和这个时代之间有紧密地挂钩,但是他确实在生活基础上面他没有。

旅游快讯
夏商西周
知识产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